回到家後,我們也開心的向媽媽報告;「媽媽,氧氣筒已經拿回來囉!」。當時已經是晚上十點,經過一天的折騰,大家也顯得倦容滿面,大家都各自一旁休息,爸爸拿出傳統水銀式血壓器來為媽媽測血壓;此時她的血壓已經降到50幾了……我們都明白她已經進入最後階段了。心裡百感交集,看著她仍舊不放棄的大口呼吸,我心中的無奈感越發加重。

 

沒多久,大家都去休息了,我與老爹守在媽媽旁邊。整個屋子只剩下唸佛機的聲音,為了讓媽媽安心,我也跟著唸佛機不斷的唸著「南無阿彌陀佛」!看著已經不再強勢、叨唸的媽媽,陪她看醫生的畫面一一浮現在我的腦海中,忍不住低頭哭泣,我趴在媽媽的木板床邊,忍不住失聲痛哭……她一直很努力及堅強,但還是不敵病魔的催殘;入院前的活力樣,又再次浮現在我的腦中,讓我更加憤恨醫師的失誤!!

 

想著、想著,我忽然想不出來媽媽入院前的樣子了……腦中只剩下躺在病床上口齒不清、大口大口呼吸的虛弱模樣。我身後的大山,怎麼忽然間倒了……我媽媽是一位很善良、不記恨的好人,在鄰里間人緣也相當好!每當國內或國際間有大災難時,她也都會叫我爸爸去捐款、送物資;甚至曾經在921地震時,看到許多災民及孤兒流離失所,她還紅著眼眶和爸爸討論要領養一個孤兒;本來我們也都很開心有新成員的到來,但是後來爸媽又考慮到自已的年事已高,擔心無法好好栽培,因此作罷,讓我們小孩們都很失望。有些較貧困的客人我們店中,我媽媽還會時常接濟他們許多零食及點心。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媽媽這樣的好人,會這麼年輕且痛苦的離世呢?

 

到了凌晨一點半左右時,氧氣筒已經用完了,必須換上新的大氧氣筒;但是家人都已入睡,我趕緊吃力的將大氧氣筒移出來,將管子換過去,可是不知道怎麼了,我怎麼裝氧氣筒都出現很大聲的氣體漏出聲音,擔心氣爆的我趕緊將氧氣筒關上,再重上裝管一次,但是無論怎麼裝都出現漏氣現象。心想會不會是我的技巧有問題呢?於是便趕緊叫我姐起床換,可是她也是怎麼換都出現漏氣的聲音。不知如何是好的我們,只好趕緊再打電話到救護車公司,請他們過來幫忙!但是救護車公司,還是一樣以他們工作人員已下班為由而婉拒,要我們白天再跟他們換。

 

但是……怎麼可能讓媽媽沒有氧氣筒到天亮呢?這樣不是擺明了,要讓她斷氣嗎?不知所措的我們,能想到的方法,還是將媽媽送回醫院急診,於是我趕緊撥和信急診部的電話,希望可以送她回醫院。但是醫護人員卻說:「妳們把她送回來,對她不見得是好事,她回來我們還是必須幫她插管子,吊了點滴只會增加她的水腫而已,這樣她不是更痛苦嗎?我看了一下她的資料,妳們之前不是也有簽屬『放棄急救同意書』嗎?」我說:「那她現在已經沒有氧氣了,我們該怎麼辦?難道要看著她因為缺氧而死嗎?」醫護人員回:「那妳們討論看看,其實送回來,我們能做的事只是吊點滴和氧氣而已,但是卻還要這樣移動她。妳們討論看看吧!其實我覺得現在妳們能做的就是好好陪伴她,這樣對她才是最好的。」

 

想了想,覺得移動媽媽,好像媽媽真的也很不舒服,於是再打電話到救護車公司去求救。我說「拜託你們,還是你們可以請救護車的人員過來幫我們看一下氧氣筒嗎?」救護車公司猶豫的說:「這……」我又說:「對不起,但是我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再這樣下去,她不就會因為沒有氧氣而死嗎?拜託你們」救護車公司人員勉強的說:「好啦!不然等一下,我請再附近的人,過去看一下。」我開心的趕緊答謝。

 

約莫過了十幾分鐘,救護車人員帶著一個小氧氣筒前來測試,測試了一會兒發現是接頭有瑕疪,所以才會有漏氣的現象,但是為什麼前幾筒都沒有出現這樣的問題呢?明明使用的是同一個接頭??這就不解了!!救護車人員將他的接頭換給我們使用,這才解決了我們的漏氣問題,也可以平順安心讓媽媽渡過這個夜晚了。折騰了一會兒,大家又疲憊地回房休息,我依然留在客廳守著媽媽。

 

到了凌晨三點半左右時,媽媽忽然呼吸變更慢了,本來就很吃力的大口呼吸,忽然變得相當無力且緩慢,並且原本不肯閉上的水汪汪大眼,忽然間半閉了……我想她可能已經要告別我們,緊張的立即喚醒睡夢中的家人們,大家緊張地來到媽媽身旁;常常問爸爸有沒有什麼話想和媽媽聊,他總是都說沒有,並且相當的冷靜,但是此時的他走到媽媽身邊時,忽然哽咽的叫了媽媽一聲:「秀玉啊!」一瞬問爸爸崩潰地在媽媽旁邊不斷的哭泣!大家心裡的不捨,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言喻。

 

此時的媽媽求生意識還十分的強,明顯地呼吸狀況下降、血壓也更低了,但是她仍舊不放棄地呼吸,每每看著她吃力的呼吸,心裡真的百感交集,十分的痛苦!沒有經歷過的人,永遠不能理解此刻的無奈……看著她不放棄的呼吸,真讓我很是煎熬,這種心情不知道怎麼表達較好,但是我忘不了那種痛苦及煎熬!

 

過了二十幾分鐘,媽媽還是努力的呼吸著,爸爸、弟弟及姐姐都打著哈欠,放心的進房再補眠。我與妹妹留在客廳,繼續守著媽媽。我想媽媽是不是放心不下我們,才一直這麼的堅持,而不肯離去!我哽咽地和媽媽說:「媽媽妳放心的好好休息吧!我們會好好照顧爸爸和易昌,妳就放心的休息!」

 

此時的我,也已經很累,睡意也不斷起來,於是我便跟著唸佛機唸唱「南無阿彌陀佛」,希望可以藉此讓媽媽感到安心。還記得之前住院時,有一次斜對面病房的病人離世,我和媽媽在病房內聽到走廊上傳來嚎淘大哭,當時媽媽鎮定的說:「應該是有人走了!如果我有一天走了,你們不用這樣,只要幫我唸『阿彌陀佛』就好了。」因此,我想佛經應該可以讓媽媽安心吧!!

 

到了四點多,媽媽依然很努力的呼吸,眼睛仍然呈現半閤狀,但是此時的我真的累到不行,於是我便讓我妹妹先陪著媽媽,讓我先睡一會兒,有任何狀況再叫醒我!!到了早上六、七點時,妹妹緊張的叫醒我,她說:「媽媽的瑪啡快沒有了耶!!只剩五分之一而已怎麼辦?」我來到客廳看到媽媽還是很努力的求生,真的覺得好不捨,心想「這又何苦呢?」我和妹妹說:「不然送回醫院急診好了!!搞不好她還可以再活幾天的。」

 

我也立即撥了電話到和信醫院,此時我也請急診部的人幫我將電話轉接到媽媽的主治醫生的辦公室去,希望可以詢問主治醫生的意見。但是當時陳醫師似乎在忙,是護士接的電話,她表示送回來只會更痛苦,不然我們再觀察一下,若真的點滴要沒了,再送回醫院,不要一直移動她,讓她難受,並且她預估氧氣筒和瑪啡應該都可以用到中午左右,讓我們別擔心。

 

說完電話後,我和媽媽說了幾句話後,又累的倒回床上補眠了。只記得中間又曾經驚醒,到客廳時見到四叔來看媽媽,接著醒來時,便是妹妹說:「快點醒來,媽媽好像要走了。」我才衝衝忙忙跑到客廳,看到張大嘴巴、眼睛半閤的媽媽,幾乎沒有再呼吸了,但是過了約十秒鐘時,她又會忽然緩緩的呼一口氣,幾次後便不再呼吸了……爸爸和妹妹一直在旁邊看她的頸動脈是否有動,過了一會兒再早上9:15時,確定呼吸及心跳皆停止了。

 

不孝的我,在此時竟然鬆了一口氣……「媽媽,我真的對不起妳!對不起!我真的不是不愛妳,但是我好累、好累、真的好累!我也好痛苦、好煎熬、好難過,但是誰可以明白呢?!」為什麼最後一口氣,會讓人如此的痛苦難熬呢!電視上演的不都是有氣無力的說完一句話就斷氣嗎?為何現實生活上不是這樣呢?到底為什麼要讓我這樣的無奈及痛苦!!

 

「媽媽,我真的不是不愛妳、不想救妳、不想讓妳活,但是醫生告訴我們時間差不多了,我們才會帶妳回家的!我們真的不知道妳還可以撐這麼久,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不會讓妳回家的!對不起,我們真的不是不願意救妳……妳要原諒我。」每每想到那兩天的事,都讓我悔恨不已,也讓我難過得不斷哭泣!

 

帶著家人回家斷最後一口氣,真的是對的嗎?這樣對家人真的是好的嗎?回家後,他們無法接受良好的醫護照顧,對他們來說也是折磨啊~對家屬來說更為煎熬及痛苦,我寧願媽媽是在醫院,真的無法治療後,斷了最後一口氣,也不要讓她回家後,我們眼睜睜看著她努力掙扎,直到嚥下最後一口氣!!這真的太痛苦了……

 

 

創作者介紹

Rabbit House

career9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