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救護車購買的氧氣筒早就在下午二點時用盡,當時讓禮儀公司又再購入一筒;但是使用的速度實在太快了,與姐妹們討論後,我們又拜託禮儀公司前往救護車的公司購入一隻大筒的氧氣筒,希望可以用久一點。看著媽媽痛苦煎熬著,我也狠下心來向妹妹說:「這隻大筒的氧氣筒用完,若她還活著呢?還要再叫氧氣筒嗎?醫生不是希望我們別讓她使用氧氣筒,可以早點脫離痛苦嗎?現在她都沒有在滴營養劑,我們還不斷的提供她氧氣,真的是為她好嗎?我看這隻大筒的氧氣筒用完,就別再買了。她已經這麼痛苦,讓她可以早點解脫吧!」姐姐及妹妹想了一會兒,也都同意我的建議;大筒的氧氣筒在半夜二點用盡時,就別再追加了。

 

晚上時,大舅舅帶了約二十位親戚前來探視媽媽,一瞬間小小的客廳都站滿了人,有些親戚還因為無處可站,站到陽台及樓梯間去。但是此時的媽媽已經說不出話來了……眼睛仍舊睜得大大地,大口大口的呼吸,嘴巴卻怎麼也說不出話來了!!有時她嘴巴動了一下,似乎有話要說,但是無論我們怎麼貼近,仍舊聽不出來她要表達的意思,甚至一點點聲音也發不出來了。她不放棄的大口大口吸氣,看得我們都很心疼……

 

約莫過了一個小時,舅舅們要回去了,大舅舅過來跟媽媽說:「放寬心,什麼都別想,這是我們每個人都要走的一段路,我還有事得先回去了。」媽媽忽然將臉轉向大舅舅,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斷看著大舅舅,大舅舅本來已經移動到門口的腳步也停了下來,並且折返回來,站在媽媽的身旁,不斷看著媽媽的臉;說不出話的媽媽,似乎企圖以眼神傳達自已的想法給大舅舅。大舅舅捨不得的說:「妳放心,妳的後事老樹(我爸的小名)會照妳的意思辦,妳都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幫妳好好處理,幫妳弄得很妥當,妳不用擔心。我們人一出生,就已經註定什麼時候要死,妳不用怕。」說完後,大舅舅又站了許久,才依依不捨得離去。在一旁的我,已經忍不住哽咽哭泣,但是又擔心讓媽媽看見,一直回頭偷偷擦拭眼淚,一直用面紙摀住口鼻,深怕自已的啜泣聲讓媽媽聽見,讓她更慌。

 

大舅舅詢問氧氣筒約何時用盡,我們告知「約莫是半夜二點左右,但是我們打算不再購買,畢竟她已經沒有營養劑的供應,最後會更痛苦,不想再讓她受苦了。」大舅舅聽完後說:「不可以,一定要買!妳們絕對要再買喔!!」腦筋一片空白的我們,只能連忙答「是」。說完大舅舅和親戚們也都紛紛離去。大阿姨臨走前,走到媽媽的身旁,跟媽媽說:「秀玉啊,妳記得要跟著唸『阿彌陀佛』的人走喔!!」

 

所有親戚都離去後,我們看著媽媽仍然努力地大口大口呼吸,真的很不捨,妹妹說:「那妳們想要再買氧氣筒嗎?」,我說:「都可以,但是她從早上就沒有再滴營養劑了,止痛葯也不知道何時會滴完,止痛葯用完時,她會痛到受不了。」姐姐也提起早上救護車人員說的話,開始質疑醫生是否又誤判。爸爸也表示無論是否再買氧氣筒,他都能接受。討論了許久,妹妹說:「是不是她還可以活好幾天,還是把她送回醫院去好了。」但是不忍心再讓媽媽被人搬動的我說:「但是她還能忍受讓人這樣移動嗎?」想了一會兒,我忍不住得說:「不然我們再去買一筒大的氧氣筒,如果氧氣筒或止痛藥用完,她還活著,我們就送她回醫院治療。」

 

妹妹哽咽地對媽媽說:「媽媽,我們回醫院去好不好?」媽媽仍然是雙眼看著前方,不發一語、大口大口的吸氣;我走到媽媽身邊,哭著對她說:「媽媽妳如果還沒放棄,我們也不會放棄妳,我們去幫妳買氧氣筒回來,如果氧氣筒或止痛葯快用完了,我們就送妳回和信掛急診好不好?」雖然媽媽已經無法回答我們的任何問題,但我們實在不忍心斷了她的氧氣,於是我又打電話去救護車公司,向他們表示希望可以再買一筒氧氣筒的意思。

 

但是救護車公司表示他們已經下班,並且他們只是因為給我們方便才提供氧氣筒給我們,他們並非賣氧氣的公司。已無退路的我,不斷向他拜託,他也只好同意,讓我們立即前往他們公司去搬。通話結束後,我與妹妹立即搭上計程車,前往救護車位在台北市的公司。


順利買到氧氣筒的我們,也開心的飛奔回家,只是氧氣筒的重量,出奇意料之外的"重"!!我、妹妹、爸爸及弟弟四個人合力扛上樓,但是因為真的太重了,在爬樓梯的過程,幾次都差點讓氧氣筒滑下去……此時,我忽然佩服禮儀公司的人,他們只出動兩個男丁就將氧氣筒搬到我們家了,而我們四個人,還相當的吃力……

 


創作者介紹

Rabbit House

career9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