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下午時,醫生告訴我們媽媽的呼吸越來越差,要我們特別注意,有可能在睡眠之中忘記呼吸,從此與我們分離。因此當天我們四個小孩都留在醫院輪流看護及休息,護士也拿了一台唸佛機給我們,經媽媽同意後,我們將唸佛機打開,放在媽媽的肩膀旁;希望可以讓媽媽感到安心。


一直到9/27早上9點多醫生帶著護理師前來巡房,他表示媽媽的狀況越來越差,如果我們希望可以讓她在有意識的情況下回家的話,就必須準備出院事宜了。當時媽媽還昏昏沉沉、眼神渙散;醫生和我們不斷詢問媽媽是否願意回家的意願時,媽媽眼睛睜得大大地,並且大口大口呼吸,完全看不出是否願意出院,問了好多次時,她大口大口呼吸的力道變大,頭也點得較為明顯時,我們便視同她同意了。


醫生表示媽媽的生命已經到了盡頭,讓我們帶她回家後,就不要再提供氧氣罩給她,並且讓我們帶著瑪啡的止痛葯點滴回家,但是不帶營養劑點滴。醫生表示她回家後,很快就會離開了,最後一段路以維持她不疼痛為主要考量。當下我們表示希望可以讓她繼續帶著氧氣罩,醫生說「氧氣拿掉後,她很快就會離開了,妳們若還要用氧氣罩,可以和救護車買氧氣筒,只是那個純度不像醫院這麼高,也不夠她使用。妳們這樣沒有意義,只是延長她的痛苦罷了。」


醫生開始安排出院的準備,當天是媽媽要清潔身上所有管線的日子(身上的管子,一個星期要大清潔一次,尿管要更新,避免細菌感染),護士也先前來清潔,因為不希望讓媽媽再疼痛,因此我們也讓護士直接取下,讓她直接包成人紙尿褲。所以當時只有清潔,並且與護士一同幫媽媽擦澡,將醫院病服脫下,換上我們已先準備好的便服。我們也打電話跟爸爸告知,我們即將回家,請他先回家等我們。


由於媽媽住院二十幾天,所以東西相當的多,只好讓姐姐陪媽媽搭乘救護車回家,我和妹妹帶著所有行李坐計程車。當天天氣很好,當我和妹妹前往大廳時,太陽光相當的大,照得我們很溫暖,請櫃台叫好計程車後,外面忽然飄起毛毛細雨,是傳說中的「太陽雨」!!外頭依舊豔陽高照,卻飄起細細的毛毛雨;我想太陽公公也心疼媽媽吧


當我們坐計程車到我們家樓下附近時,發現救護車還在我們家樓下,我們連忙卸下我們的行李,拿上樓。回到家時,眼前的景象真的讓我傻眼了……媽媽被安置在客廳的一張木板床上,下面有放類似板凳的東西,我們的神桌被紅紙遮蓋住。媽媽無助、不知所以然的瞪著大眼睜看著眼前的一切!!因為肚子的疼痛,在醫院媽媽幾乎都是沒有平躺在床上,床頭的部份都有弄高一些,讓媽媽比較舒服;但是媽媽現在不但躺在木板上,連頭部都沒有被墊高……

 

見此狀,我和妹妹紛紛去房間搬厚綿被,並且將媽媽在醫院內使用的數個枕頭及抱枕拿出來。三姐妹費力地利用翻身的方式,將厚綿被鋪在木板上,並且將數個枕頭塞在媽媽的頭部及肩膀處,企圖讓媽媽上半身能高一些。救護車人員教我們如何在媽媽離世後,將媽媽身上的人工血管、鼻管拔除。並且妹妹也和救護車買了一筒氧氣筒!禮儀公司及救護車人員還私下和我姐說「她還這麼有精神,醫院怎麼會讓她出院?」救護車人員說:「我在救護車上,還以為她是要回家過中秋節,剛才抱她上樓時,她還很有力氣的抱住我,怎麼進妳們家,妳們連葬儀社都找來了?」禮儀公司人員說:「我還以為已經彌留了,但是看她的樣子,至少要到晚上才會走。」說完後,他們也紛紛離去。


姐姐和妹妹都對救護車及禮儀公司人員的話,感到耿耿於懷……她們不禁又懷疑是否醫生又誤判!?看見媽媽睡在怪怪的木板上,我真的好心疼,我媽媽明明還有意識,她回到家時,發現無法進房間時,她又做何感想呢?媽媽指著神桌的紅紙問「為什麼要弄那樣?」我不知所措的說「不知道,應該是這樣對妳比較好。佛祖才能來接妳……」(其實我已經語無倫次了,說出莫名其妙的話)媽媽不滿地大聲說:「妳黑白講!」雙手不斷向上揮動,還一直指著天花板,不斷的說「那是什麼?」我們照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卻沒有看到任何東西,但是媽媽還是不斷的揮著手,口中還喃喃有詞;我不斷將耳朵貼近她的嘴巴,但仍舊聽不懂她說的話!!


沒多久,她開始沉默不語,但是眼睛仍然十分有神的望著前方。大舅舅聞訊與大舅媽趕來探視媽媽,陪在媽媽旁邊一會兒後,他們才回去工作;隨後一位阿姨及四嬸也來了。會起乩的四嬸來了沒有多久後,便唸著疑似咒語的句子,雙手不斷在媽媽身上劃來劃去。雖然四嬸是好意,但是我每次看到這個畫面,我都忍不住偷笑!!沒多久四嬸也趕回攤位去顧她的服飾店,阿姨陪媽媽一個下午後,她也趕回林口,並且交待我們:「明天我早上要去基隆做核磁共振,如果妳們媽媽有什麼萬一,記得打電話給我,我看完醫生馬上趕來幫她唸經。記得喔!!一定要打電話給我,她如果一離開,妳們要趕緊幫她唸『南無阿彌陀佛』,要唸八個小時以上才行喔!!千萬要記得喔!!這個很重要喔!」

創作者介紹

Rabbit House

career9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