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在9/26早上因為呼吸較為吃力,護士發現她的血氧開始下降,清晨五、六點時,護士為我媽媽拿來純氧的氧氣罩,為她戴上。媽媽看到時相當的反感,堅決不肯戴上去,不斷說「為什麼忽然要戴這個?妳們給我做了什麼?為什麼會這樣?這樣我不就變更嚴重了嗎?」當時媽媽不悅的一直拿下氧氣罩,不斷的質疑護士。


護士無奈的一直要求我媽媽戴上,我和妹妹也不斷的說服她,最後讓護士拿血氧器來,替媽媽測量有戴氧氣罩及未帶氧氣罩的差異;戴純氧氧氣罩時,血氧100%,未戴時是86%,媽媽最後無奈的同意戴上氧氣罩。我們不斷和她說,等血氧濃度恢復正常時,再替她換掉氧氣罩,讓她放心戴上氧氣罩。


由於施打瑪啡的關係,媽媽沒有多久,又昏昏沉沉的睡去。10點多時,二個阿姨前來醫院探視媽媽,發現她戴了罩口鼻的氧氣罩時,都忍不住哽咽哭泣;醫生正好來巡房,告知我們媽媽的病情迅速惡化,可能當日或一兩天就會離開了,並且為媽媽照X光及抽血,希望可以找出血氧濃度迅速下降的原因;約過了一小時醫生告訴我們媽媽又有些微的氣胸現象,但是他不確定血氧濃度下降、呼吸困難是不是氣胸造成的;並且媽媽的腹腔中發現了綠膿桿菌!


醫生表示可以試著在胸部處再插上引流管,讓空氣引流出來看看是否能改善,但是他覺得她的氣胸狀況相當的輕微,一般人是可以容許有這樣的空氣,因此他表示插了引流管後,他也不是很確定是否能改善。只是媽媽腹中的綠膿桿菌,才是讓人頭痛及傷腦筋的問題,因為她的腹中之前就出現了念珠球菌,所以一直施打相當強的抗生素在抗菌,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還能出現綠膿桿菌,醫生表示不樂觀。認為呼吸下降也有可能是因為敗血症的關係,讓我們家人自已討論是否願意再插胸部引流管。


我立即打電話給爸爸,與他討論這個問題。不出我所料,爸爸不希望再讓媽媽插管了,因為不見得有效,卻又要受一次苦,而且也延長不了幾天的生命!因此我們向醫生表示不願意插管的意思,護理師及護士也開始和我討論「最後一口氣」的相關問題。台灣人習慣會留最後一口氣,讓家人在家中告別家人、離世;媽媽自從生病以來,一直住在店裡,除了新年以外,皆在店裡生活,她在醫院裡也曾提過「回家療養」的事情。


「最後一口氣」的問題,讓我們相當的矛盾及不知所措!護士表示有三種方式:

1、彌留時,趕緊搭救護車回家,但是不確定是否會在半路離世。

2、使用升壓劑,在器官皆已停止時施打,讓血壓維持在一定的程度,再送回家。但是病患其實本身已算死亡,只是靠血壓讓維持生命跡象。但是施打時,可能會有出血問題,並且回家後,不知道會渡過多少日子,血壓才會消失,病患才能真正脫離痛苦。

3、插呼吸器;必須忍受插管進喉嚨的痛苦。


本來是希望媽媽可以在有意識的情況之下回家,但是與家人討論後,我們選擇了第一種方式;希望可以在醫生認定彌留時,再將媽媽送回家。


下午大舅和舅媽及大阿姨也來看媽媽,得知消息後,大家都相當的不捨及無奈!媽媽醒來時,感覺還是迷迷糊糊的,我拿水讓她漱口時,她一直搞混杯子,也一直將空的漱口杯誤以為是水杯,一直要喝水,還發了一下脾氣。


實在不忍心媽媽一直無法喝水及進食的我,忍不住問她「媽媽,還是妳要不要喝一點點水?才不會一直這麼渴!」媽媽生氣的用台語說:「這樣怎麼行?這樣不就更嚴重。」我實在不忍心告訴她殘忍的事實,心裡好無奈……在我們已經為她選擇離去的方式時,她的求生意識還是這麼強。



創作者介紹

Rabbit House

career9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30公分大屌男
  • 死了嗎最後?沒有寫結局真是吊足人的胃口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